如果你听见我指尖的secret

高考后决定写文,这之前不能再看小说了。

新年

高考年啊,加油吧,数学要极致,高考要极致。嗯,不能辜负你那句“我相信你”,不能辜负我想念你的这三年。

数学,,,,题做少了。

高中生活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生活的无聊,什么也不在意,随随便便懒懒散散吃吃睡睡,呆滞的盯着手机电脑,这就是我,一个身边的人永远不会相信的我。曾经我自矜贪玩,现在我再也没有一时的冲动要为自己努力学习。麻木。惯于陈设。倦于动脑。

心灵最可怕的敌人是脑袋,脑袋最可怕的敌人是胃和7

突发恐惧

去图书馆看几何概论,几千条定理让我不淡定了

《爱的艺术》中对人的孤独感和恐惧感写的实在太赞,受虐淫者和施虐淫者的本质相同,都是通过某种方式来克服生命的孤独和恐惧感,但这也是人格不完整的体现。性交与吸毒一样,通过暂时的欲仙欲死,让人忘记恐惧和孤独。人们因为它的暂时性而上瘾,但这只能使人内心深处更加恐惧。也许是没被爱之神眷顾过,至少现在我认为爱情并不是消除孤独和恐惧的绝佳方法,有爱情就有性交,柏拉图式的爱情只是空想罢了,况且任何人离不开情欲,肉体的结合既是神圣的,又是肮脏的。最近又看了《释迦牟尼佛传》,悉达多超越生死的苦行、禅悟,实在是佩服不已。

给父亲的情诗

秋深诗社:

桋椿居士:




你是春风
众生入眼 日夜渡化
只私心收藏过一粒种子
播在枕边发芽
你许她温厚
你摘下月光给她

我们在彼此的忧郁中
看见自己
你颤抖着凝视我欲舞的绯衿
我讶异于春风竟焦灼至此
成熟仍在 但不及赤子痴心
你说 我们太相似
难免相互刺伤
可你宁愿以沉默的宽余
保护我每一根锋利

有一种爱
在所有爱之后泯灭
在所有爱之前存在


我喜欢数学,更是为数学所困,因为它太会影响我的心情,我受不了自己在数学上一丝的弱势,尤其是在走的近的人中间。大学我应该不会去选数学系吧,数学接近哲学,越高深越使人痛苦,小我裹在数学中抽不出身,痛苦之身愈发沉重。努力不让小我控制自己,可是今天我发现自己依恋它,今天的难受似是契合了过去的某天。几个小时的面瘫之后,我站起身,动了动嘴角,发现自己突然爱上那种僵硬干涩的感觉,或许很久之前就爱上了。小我在这僵硬中自我认同,它得到能量充实自己,小我胀大,另一个小我又站在一旁鬼魅一笑,嘲笑我被痛苦之身控制。现在,我只觉得闷心。